我很快就长大了,儿子的秘密

巴图在一天天地长大,他继承了我引以为荣耀的一切:快乐、幽默、懂事、宽容。

巴图写过一篇关于课堂的作文:“在我看来,上语文课和下课没什么差别吧?可以睡觉、看书、画画、打闹……我真的没有好好上过几节语文课。总是觉得语文课很无聊,还是睡觉的好。”

巴图上初一,我试过陪读,他自己什么都学不懂。

今天下午,儿子风尘仆仆地放学回家,神秘地跟我说:”妈妈,我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

他在朝阳外国语学校读初中,那是一个重点中学,大家成绩都非常好,巴图却总是调皮得让人头痛。6年小学念下来,他完全没有养成学习的习惯,自己闹不算,还打扰别人。这个学校从来没有处分过学生,他一下子受了两个处分,就连处分的名目都是单为他设计的。

然后他说有几节语文课讲《范进中举》他觉得很有意思,那天他“奇迹般地”听了两节课。

代数、几何、物理,已经依稀成浆糊的记忆全部重新清理出来,我陪他背长长短短的数学公式,教他算奇奇怪怪的长度角度,帮他画枝枝杈杈的受力分析图……还有英语,我买了一本英文笑话给他,让他背诵然后默写,我戴副老花镜坐在台灯下逐词对照,少写一个s都不行。

我特别好奇,小鬼头,哪有那么多秘密呢?不过,我还是耐着性子地凑在他跟前听他说。

当然他也有优点,就是英语口语非常好,大概是我遗传了一副好耳朵给他。我记得他的校长,一位70多岁的慈祥的老太太曾经和我说:“丹丹,你儿子根本不用学英语,闭上眼睛就会说。”

张老师让同学们分角色朗读,我也使劲地举手。于是,张老师便叫了我读范进。

一陪1年多,我一部戏也没拍,还累得精疲力尽。开始我打算坚持,因为我认为这是我在为自己的错误埋单,人生中没有哪桩错误不需要埋单。后来,实在受不了了,我发现再这样下去我既养不活他,也养不活自己。我给他联系了一所英国的中学,送他远走高飞,不爱学习的孩子在国外会愉快一些。那时他刚满14岁。

“妈妈,我告诉你,今天我们下课的时候跑到学校外面去了!”这也算秘密,我似乎有点泄气。

有一次,他们年级英语口语比赛,巴图自己编了一个小故事上台表演,赛后我问他得了第几名,他说:“当然是第二!”

一开始,范进老是说一些特别窝囊的话,什么“岳父见教的是”。我那岳父嘛……就是杀猪卖肉的胡老爹。而张老师还让班上最猛的侯星云来当胡屠夫。这不是要了我的命吗?台词里,胡老爹对我说的话全都是骂我的话,什么“像你那尖嘴猴腮,也该撒泡尿自己照照!”之类的话,像是真比我爸还厉害。但是,天无绝人之路。不一会儿,我便中了举人,我虽然疯了,被胡老爹打了一嘴巴,但是我醒了以后,胡老爹反而成了我儿子了,三番五次地讨好我。我想:哈哈!侯星云!以前你是风光够了,今天也栽在我手里了吧?弄得班里也热闹起来了,大家都很积极地回答问题、读书……张老师也很高兴。

他第一天在英国上学,我送他到宿舍就回酒店了。学校到酒店要坐1个多小时的火车。刚到酒店我就接到他的电话,

“傻孩子,上学的时候怎么能往外面跑了?”这会儿轮到我呆萌了。

“为什么‘当然’是第二?”我很诧异。

现在想想,这样上课难道不比画画、睡觉强吗?同时,知识也学到了,也没有违反纪律。

“妈妈,我饿,我特别想你。”巴图在电话里哭。

儿子继续兴奋地告诉我 :“不是,妈妈,您听我解释,这可是一个天大的秘密!”

“妈妈!”他很不满意地看着我,“干吗非要我得第一?第一肯定是一班的班长。一班是全校最好的班,一班班长是全校最好的学生,我在我们学校是最‘烂’的,为什么老师要让我得第一名?”

我还是喜欢这样的语文课啊!

我不能跟他一起哭,只好很平静地告诉他:“巴图,你去找管生活的老师,问问他有没有面包给你吃,然后给妈妈回个电话,告诉我你吃到东西没有。”

儿子终于稳定了自己的情绪,向我娓娓道来。

这件事本身或许有失公平,但它使我看到巴图身上一种特别可贵的品性——知足常乐。有的孩子永远要争第一,得了第二就受不了。巴图却是哪怕得了倒数第二,回头一看也会大笑出声:“哈哈,后面还有一个那!”

那篇作文老师给他打了90分,我很感谢老师愿意去理解一个不那么“乖”的孩子。然而事实上不可能每一节课都那么“好玩”,都能够由着他的喜好来安排,所以巴图在大多数时候都是一个毛毛躁躁的破坏分子,因为课堂让他感到“无聊”而表现得任性和多动。

一会儿,电话打过来了。“妈妈我吃饱了,老师不光给了我面包,还给了黄油和果酱。”

“妈妈,昨天我忘记了一件大事,因为我是值日生,我要负责把平时收集的一些可回收垃圾,送到学校外面的小卖部去卖,但是我居然把老师交给我这么重要的任务给忘记了。今天下课的时候,我突然想起这件事了,我觉得我必须尽快完成这件事!然后我就组织了一个特别行动组织,准备利用课间十分钟把这件事处理一下。”

我姐姐常说:“巴图就算有一天被人贩子拐走,在街上当乞丐,都一定是个快乐的小乞丐。甭管什么事儿,他都能发现好玩儿的一面,他的生活特别有意思。”

他上初中时,老师始终安排他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紧挨着教室后门。他的视力其实很不好,经常看不清黑板,我曾经请老师考虑把他的位置换得靠前一些,老师说她做不到。

好像后来他就很少给我打电话。他很快适应了在国外的生活,不饿就想不起我。

说到这个行动组,儿子又眉飞色舞的跟我讲了起来!

巴图13岁那年,我们家来了一个与他同龄的美国男孩儿。他不会说中文,和巴图用英语交流。

“您儿子实在太闹了,话太多了。他要逮所有的话茬开玩笑,不甩出包袱逗得大家哄堂大笑不算完。他要是坐在前面,我们这个班就没法上课了。”

可以想象,假如我们身边来了一个外国人,我们可以跟他客套地聊聊天气,聊聊新闻,却很难和他成为知己。巴图对于他的英国同学,就是这样一个外国人,更何况那群小男孩儿连客套也没有,他们很喜欢恶作剧。

“我们这个秘密组织啊,我可是有领导有安排的。

有一天,我带他们去俱乐部游泳。为了活跃气氛,我对巴图说:“你跟他比赛,游两个来回,看谁游得快,妈妈给你们当评委!”

开家长会的时候,我向全体家长道过歉。我站在教室最前面向大家鞠躬,说对不起,我对儿子管教不严,让你们的孩子学习受影响了。我看到坐在底下的家长有的用眼斜觑着我,一脸不买账,心里在说“你有什么了不起”,也有的眼中含着泪花,他们是理解我这样的母亲的无奈的。

刚开始巴图一进浴室,总有谁在外面“啪”地一下把灯关了,他只好穿上衣服,走出来打开灯,看见外面一个人也没有。然后他再进去,刚准备放水,“啪”一下灯又灭了,他又穿上衣服出来开灯,还是找不到是谁干的。直到那帮孩子看巴图被折腾来折腾去却不急不恼,自己觉得没意思了,他才能踏踏实实洗个澡。

我们组织的领导和策划者就是我,因为我具有谈判的能力。你看我挑选的成员,陈一鸣,他有一个超级手表,可以为我们掌控时间;超级演说家朱正洋,他可以在危难之时用他那三寸不烂之舌解救我们;还有飞毛腿何成凯,他可以为我们争取时间;我的副指挥是陈翰林,他是一个指挥家,他能说会道,他会和老师周旋。”

“不,妈妈我不比。”巴图一脸不愿意。

每天下午临放学前,我儿子的教室后门外都有只眼睛透过门上的窄玻璃盯着他,那就是我。我偷偷观察他到底有多“闹”,有多“害群之马”。我看见离下课还有20分钟的时候,他就已经把书包收拾得规规整整,往桌上一摆,然后就抄着手看其他同学写作业,一副与我无关的样子。

但他很快和他们打成了一片,我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小时候向同学拉选票“行贿”那一套在国外还是否行得通,只觉得他在人际交往方面是个天才,或许和他的快乐开朗有关。

听儿子说了这些莫名其妙的组织和成员,我更感到好奇了,”小鬼头,在学校你到底搞什么?”他居然还把自己封为领导者,我也是服了他!

“为什么呢?”

放学后,他一坐进车里,我就想揍他。虽然我明知他不是一个喜欢读书喜欢写作业的孩子,天底下也没有这样的孩子,虽然我明知自己小时候也比他强不到哪里去,但我控制不住我的愤怒和我的手!在中国的学校,面对中国的老师,我不得不被中国家长的价值观念牵着鼻子走……

由于女儿及我们所有的朋友都在美国,巴图在英国的学校呆了不到3个月我就把他转到了纽约。

”下课铃响起的时候,我带领大家去学校门卫,跟门卫谈判。

“妈妈——”他拖长了声调,“你明明知道他游得不如我好。要是比赛的话,他必输无疑啊!为什么要让他不高兴呢?”

“巴图,巴图你为什么啊?为什么别的同学都写作业就你坐在那儿?妈妈为你难过死了,和你说过几百遍了你都不听,你是谁派来气我的啊?”

巴图的英语口语真是好,刚到美国,老师几乎不相信他是一个外国孩子。但是真正上课的时候他就懵了,尤其是生物课,肝硬变、肺叶、心肌炎——很多词听不懂可以猜,这些词却没法儿无师自通。所以在美国的第一年,巴图有好几门课得了D,用中文讲叫“挂红灯”。但是到了第二年、第三年,成绩单上的字母就不再让我担忧了。

妈妈,你知道我怎么和门卫谈判的吗?我和那门卫上说到天文地理,下说到环境保护,最后才说到我们学校的环境卫生和学生的自力更生,我们要出去卖废品!

这就是我儿子,一个善良的懂得为别人着想的小男孩儿。他的确有很多缺点,但我相信他会有一个很美的人生。

巴图的校长非常喜欢他,虽然曾经亲自给他两个处分。校长办公室就是巴图的避难所。她告诉我:

巴图在美国的第一个情人节很特别(在中国,没有哪个成人认为“情人节”和十四五岁的孩子有关)。他告诉我在那一天,老师作为“爱的使者”,可能会敲开305宿舍的房门,带着一束花,告诉他们这是407的Helen送给Johnson的,你愿意今晚与她一起看场电影吗?

后来,门卫实在是没有办法就给我们开门!谁知道就在我们刚刚到达小卖部的时候,学校上课的铃声响了。

巴图大约13岁的时候,我发现他趁我不在拿过我的钱。说起来,那天我真是很没面子。我很认真地告诉巴图的老师我管教他非常严格,从来不给他过多的零花钱。老师愣了一下,疑惑地问:“是吗?那他怎么会请全班同学吃冰棍呢?”她这么说,我也愣了。

“宋丹丹你就偷着乐吧,我们从来没见过像巴图这么孝顺母亲的孩子。他调皮捣蛋的时候谁也管不了,但只要我们一说‘巴图,你再这样老师就要找你妈妈谈话’,他一下子就受不了了。他可以给老师写很长的信承认错误,他可以把老师堵在办公室门口说:‘老师你说吧,我有什么缺点?我什么缺点都能改,只要你不告诉我妈妈!我就是一不小心没控制住!’”

于是我问巴图:“有人送花给你吗?”

这个时候我就让超级手表陈一明同学计算时间。

那以后我对自己的钱包严加看管。一天下午,巴图不在家,我发现钱包里少了100块!我立刻打电话给小区门卫,门卫告诉我他出去了。我又给门口小卖部打电话(可见我留下这些零七八碎的电话号码有多么英明),小卖部的老大爷告诉我:“您儿子刚走,从我这儿买了根冰棍。”

校长还偷偷把巴图写给老师的信拿给我看:

“目前没有,亚洲人都没得到花。”巴图措辞严谨,强调这种状况可能只是暂时的。

我们是这样来计算时间的,我根据叶老师平时她出门的习惯,比如她喜欢出门的时候回头照照镜子,我们就还有三分钟的时间。这个时候我就派了一部分同学去教室报到,另一部分同学就守在小卖部。

“他拿多少钱买的?”

张老师:

“那你给别的女孩子送花了吗?”我忍住笑问。

因为,我们的指挥家陈翰林他今天穿的衣服有一个大大的口袋,所以我就把他留在小卖部收钱,让他好好保管。然后我让飞毛腿何成凯和超级演说家朱正洋去报到。

“100块钱。”

听您说今天下午要请我妈妈来以后,我心里非常着急。我知道要找她来是因为我上美术课的时候影响了别人,可是我实在不想让她来,不是因为我怕她打我或者骂我,而是我真的害怕她的心理会受不了。您一定会说:“你如果真的体谅她,就别干让她伤心的事啊。”我也真的非常后悔,我上美术课的时候根本没想到这会使您把她请来啊!

“目前没有,那些女生我都看不上。”这次他的回答理直气壮得多。依我猜,这孩子要是有钱,宁可拿去买“比萨”吃也懒得讨好哪个女孩子。

在报到这个过程中,我也想到了何成凯和朱正洋很可能会受到老师的批评。

巴图回来了,我很平静地问他:“巴图,你拿妈妈的钱了吗?”

随着儿子一天天地长大,我也在学习不再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他身上,否则我累,孩子更累。

事情果然不出我所料,我们刚刚回到教室,看见老师在批评他们。

“妈妈,妈妈我告诉你啊,那100块钱……”好小子,他倒是不抵赖,我认真听他如何自圆其说,“那100块钱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它飘啊飘,飘啊飘,就飘到地上了。”

那天我闲来无事,打电话给巴图,是录音留言状态。“嘀”一声响后,我欢快地对着电话说:“巴图,妈妈给你打电话,妈妈很想你,你方便的时候来个电话好吗?拜拜!”

于是,我就挺身而出了。

我气坏了!我告诉他天底下没有自己“飘”下来的钱,告诉他这件事情牵扯品质,永远不可以再出现。我问他是否一定要被揍一顿才能记住这个教训。他说:“不用了,妈妈,你的目的是为了让我改,现在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我肯定改。”

等了俩小时,没有回应,我又把电话追过去,仍是留言:“巴图,妈妈一直在等你电话,你怎么不回啊?你给我回一个好吗?”我装成很可怜的样子。

见到老师,我首先把老师批评同学的话题抢过去了,对老师说对不起,然后再把事情经过跟老师讲述一遍。

那天我没听他的“花言巧语”。我揍了他,在他身上留下了几道血印儿。确实我原本没想打这么狠,但我气疯了。过后我还给他照了张相。他指着照片里自己胸前的血印儿委屈地说:“妈妈,这哪儿像亲妈打的呀?”

我万万没有想到老师不但没有批评我们,还表扬了我们。还说我们班的同学有责任心。

大约10年前我参与过小崔主持的一期《实话实说》,话题是“孩子是否不打不成材”,当天我坚决站在正方:说什么也不能动孩子一个手指头!

但是老师提出了一个很好的建议,就是让我们以后掌握好时间。

这就是我在学校精心策划的一场秘密行动!你说我今天策划的是不是很好,几乎是天衣无缝,完美无缺!”

儿子兴奋的都不分东南西北了。

听完儿子的讲述,我着实被他惊呆了!

看来咱儿子的确有着超凡的领导能力,他能够通过一件事情,把不同能力的人员组合在一起,形成一个超级大的秘密组织,然后圆满完成这个任务。

他还知道怎样去同别人谈判,怎样让别人妥协!

那么作为一名宝妈,我也向大家吐露一下我的秘密吧!

平时,我们总是说孩子要和比他大的和比她小的孩子玩,然后就是同龄的孩子一起玩,为什么呢?

因为一个孩子,同比他大的孩子相处的时候,他会就会学会一种服从能力;和比他小的孩子一起玩耍,他就会学会领导能力;跟自己同龄的孩子玩,他就会具有团结能力。

看来,在今天的这个秘密行动当中,儿子已经充分领会到了并且运用到了的这种能力。

这就是儿子课间十分钟的秘密,我很高兴儿子今天和我分享!

水墨青花:行走在理想与现实之中的白衣天使,突然发现自己对文字情有独钟。爱似水墨青花,何惧刹那芳华!

本文由永利网址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我很快就长大了,儿子的秘密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