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6年林彪为何事掀李作鹏酒桌,李作鹏谈

核心提示:1946年夏,东野部队由四平败退至吉林舒兰。部队刚宿营,李作鹏即与苏静、何敬之等人摆酒豪饮。林彪见之,大怒,曰:“现在什么时候,你们还在醉生梦死!”曰:“部队搞得乱七八糟,你们也不心急!”曰:“电台还没架线,你们也不管!”言罢奋臂掀翻酒桌。


时间:2013-01-17 14:12:42 来源:不详

图片 1

辽沈战役中黄永胜指挥的黑山阻击战可以说是解放战争时期的经典战例。当时辽沈战役后期有一个关键性的阻击战--厉家窝棚战斗。这场阻击战对解放军全歼国民党廖耀湘兵团,顺利解放东北全境,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1948年秋季,根据党中央毛主席的指示,解放军东北野战军发动了震撼中外的辽沈战役,兵锋直逼国民党军在关外的重镇锦州。关门打狗这一招,令国民党南京统帅部慌乱一团,蒋介石亲飞沈阳督战,严令廖耀湘率领“西进兵团”驰援锦州,侯镜如指挥“东进兵团”进攻塔山,企图以两路夹攻解锦州之围。     廖耀湘的“西进兵团”,番号为第9兵团,辖新1军、新6军、新3军、49军和71军的主力,青年军207师的1个旅,还有重炮、战车、汽车和骑兵部队,实力居蒋介石三大王牌兵团之首。该兵团所辖的新1军和新6军,是美国一手训练出来的,无论武器装备还是军事素质,都雄居国民党全军之冠。廖耀湘实力虽雄厚,却深知东野的战斗力,不敢向锦州方向积极推进,而是采取“避实击虚”的滑头办法,以主力向西北攻占彰武,切断了东北野战军的补给线,企图迫

李作鹏好酒,有酒必喝,喝酒必醉。若无酒,骂人更甚。故部队若缴获酒,必先送将军。1946年夏,东野部队由四平败退至吉林舒兰。部队刚宿营,李作鹏即与苏静、何敬之等人摆酒豪饮。林彪见之,大怒,曰:“现在什么时候,你们还在醉生梦死!”曰:“部队搞得乱七八糟,你们也不心急!”曰:“电台还没架线,你们也不管!”言罢奋臂掀翻酒桌。李作鹏时任东北民主联军前方总部参谋处处长。

本文原载于《同舟共进》2010年第9期,原题为“李作鹏:我为什么没有阻拦林彪起飞”

廖耀湘(1906年5月16日-1968年12月2日),别号建楚,湖南邵阳县北乡酿溪镇人。参加了南京保卫战,战败之际化装突围。参加了对昆仑关的争夺战,还参加远征军进入缅甸作战。廖耀湘率新22师在缅北战场屡建功勋,先后歼灭日军12000余人,其中包括日军精锐之一的第18师团。1944年,新22师扩编为新六军,成为国军五大主力之一。1947年8月,新六军与新三军组成第九兵团,廖出任兵团中将司令。

使对方放弃攻打锦州。由于廖耀湘并不积极南进,解放军得以顺利围攻锦州。10月14日,东北野战军向锦州发起猛攻,很快就全歼10万守军,活捉东北剿总副总司令范汉杰。       在解放军攻克锦州的震撼下,驻长春的国民党军全部动摇,曾泽生率领60军起义,李鸿率新7军投降,重镇长春宣告解放,中国早期电影《兵临城下》说的就是这段历史。       锦州和长春解放后,东北野战军随即将兵锋指向廖耀湘兵团。东野总部司令员林彪判断:蒋介石可能命令廖耀湘继续前进,配合“东进兵团”收复锦州,如果廖耀湘前出到黑山、大虎山地区,对解放军歼灭该兵团最为有利,因为这里是一条狭长的丘陵地带,非常有利于我军包围敌军。东野总部看中了这个理想的歼敌战场,准备将廖兵团诱进黑山、大虎山地区,打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歼灭战,消灭蒋介石的头号王牌兵团。       蒋介石确实非常“配合”解放军。他在锦州 陷落后再飞沈阳,严令廖耀湘兵团继续南进。东总向军委报告了歼灭廖耀湘的决心,毛泽东回电说:“你们采取诱敌深入,打大歼灭战的方针,甚为正确。”       10月21日,林彪、罗荣桓和刘亚楼指挥攻锦大军东进,迎击南下的廖耀湘兵团。东野主力6个步兵纵队,连同炮兵纵队共几十万大军,沿北宁路向东北方向迅速前进,准备合围廖耀湘兵团。       现代中国战史上有名的辽西会战,就以这样疾风迅雷之势展开了。对这场辽西会战,林彪的作战方针是:“拦住先头,拖住后尾,夹击中间”。       拦住先头的是东野10纵。10月23-25日,东野虎将梁兴初指挥10纵部队,在黑山顽强抗击廖耀湘的进攻。国民党军的71军、新1军和新6军,都在黑山防线面前损兵折将,整整3天几乎寸步未进。黑山阻击战使10纵威名大振,该阻击战后来还拍成了电影,在五六十年代的中国几乎家喻户晓。       拖住后尾的是东野5纵和6纵。他们担负着切断廖耀湘兵团退路的任务,其意义与黑山阻击战同等重要。10月20日,东野在给军委的电报中说:“此次大战,全局关键在于能否截断新立屯、彰武之敌的退路。”       东野5纵是后来赫赫威名的解放军第42集团军前身,然而当时还是一支刚刚成立的部队,而6纵则是东野的绝对主力,这时的6纵司令员正是黄永胜。6纵16师前身是叶挺独立团,后来是井冈山红军的主力28团,到抗战时被编为八路军115师434旅685团,参加平型关战役后,东进山东,成为苏鲁豫支队。皖南事变后,该部发展为新四军3师7旅,到东北后改编为东北民主联军6纵16师。       辽沈战役开

李作鹏告余,林彪发那么大的火其实并不是针对喝酒。当时的实际情况是,参谋处有一侦察科长投敌了。他一投敌,我军的行动情况,敌人弄得一清二楚,我们退长春,敌人紧跟到长春,退吉林,敌人紧跟到吉林,林彪怎能不发火?自此林彪与将军不和。不久,将军调离总部,任一纵副司令兼参谋长,刘亚楼因此“横空出世”。

狂放自大的“李瞎子” 李作鹏将军身材高大,衣着随便,性豪爽,语直率,胆大,人称“李大胆”;豪饮,人称“李烧锅”;右眼瞎,人称“李瞎子”。虽坎坷沦落,仍高傲自大,语出不逊。

1948年9月,辽沈战役开始,人民解放军包围锦州,准备切断东北战场国军部队的退路。廖奉命前去解锦州之围未果,10万大军被林彪包围于黑山、大虎山一带。但廖到底在往哪里去,林彪也没能最后确定。这时,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位于胡家窝棚的廖耀湘司令部被连窝端了,创造这一军事史上奇迹的,是东野三纵七师二十一团三营八连二排。三纵司令员是韩先楚。

李作鹏酒瘾大,酒量也大。抗日战争胜利后某日,酒瘾发作,与警卫员苏烈四处寻酒,不得。其时,李作鹏将军夫人董其彩为卫生所所长,将军嘱苏烈取酒精,掺水两碗,与苏烈一人一碗,干杯尽饮之。将军饮后面不改色,并参加会议,而苏烈则大醉,睡一天一夜。

李作鹏晚年喜书法,自谓不临帖不临碑,不摹柳不摹颜,随心所欲,龙飞凤舞,名之为“李体”。李作鹏之子李冰天告余,将军出狱后,即写岳飞《满江红》条幅挂于房间,愤愤曰:“我16岁参加红军,革命了一辈子,不但血是红的,从头到脚都是红的,骨头里也是红的!”

图片 2 展开剩余67%

李作鹏精明强干,指挥果断,火气来得快,脑子转得也快。1948年10月24日,李作鹏奉林彪令,率东野六纵由彰武、新立屯掉头南下,强行军向台安急进,以堵截廖耀湘兵团南逃营口。26日凌晨,将军率前指随四十六团前卫营跟进,达北宁线,于姚家窝棚遇敌。霎时,枪炮声大作。将军披大衣凝视片刻,遂下令停止前进,阻击正面之敌。当时接林彪来电:“继续前进,不要与敌纠缠。”李作鹏回电曰:“敌人主力于此,我们就在这里打。”并命令部队迅速抢占厉家窝棚车站、半拉门、姜屯一线。果如所料,廖耀湘已改变南出营口计划,决定东退沈阳,正遇将军阻击。此役,将军所部十六师及十八师,阻敌三个军之攻击,为辽沈战役全歼廖耀湘兵团立下首功。余问将军如何知敌之主力?将军笑答曰:“枪一响,便知之。杂牌部队没有这么猛烈的枪炮声!”李作鹏时任东野六纵副司令员兼十六师师长。

1995年7月8日,余访李作鹏于山西太原金刚里某宿舍。将军居二楼,三小间。客厅北壁靠门,挂将军与夫人董其彩合影,彩色。东壁书柜,多为马列着作与军事书籍。南壁临窗,挂将军书法条幅《赤壁赋》,得王羲之笔意。西壁有条幅“江河万古流”挂正中,笔墨深沉,纵横不阿,取唐杜甫《戏为六绝句》诗“王杨卢骆当时体,轻薄为文哂未休,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句。是谓自嘲耶?自励耶?将军笑而不答。

该排在朝鲜族排长任炳全的率领下,冲到村东头河滩上的时候,他们眼前一亮:整整十八门榴弹炮排列成一排正在发射,旁边是近百辆汽车。 二排官兵根本没有顾及炮兵阵地上到底有多少敌人,立即扑了上去。国民党军的这个重炮阵地就成了肉搏场。炮兵阵地上至少有国民党军的一个营。敌人在瞬间的惊慌之后,发现冲过来的不过二十几个人,立即开始了疯狂地围攻。

是役,李作鹏设指挥所于某农家,披大衣坐炕上指挥。始闻枪声越打越激烈,人皆惊慌,将军纹丝不动。继炮弹落四周,震屋宇,将军亦不动。后闻马蹄声声,敌骑兵至,有人提议调部队增援,将军仍不露声色。忽闻三八一团一连阵地被敌突破,将军起立,曰:“速叫该营营长来,枪毙!”一营营长闻之,拼力夺回阵地,免死。石冠军曰:“辽西战役打了两天两夜,李作鹏将军两天两夜未眠,指挥若定,稳如泰山。”

李作鹏将军江西吉水人,中农家庭出身。1929年参加农民暴动,打土豪、分田地,是模范少先队长。WWw.lSqN.cn1930年参加红军,曾任战士、班长、排长,后入军委机要科任科员、军委二局参谋、主任参谋、科长、参谋处处长。解放战争中曾任纵队副司令兼参谋长,副司令兼主力师师长、军长等职。在解放军中未任连长、营长、团长而直接由机关干部当师长、军长者,李作鹏当为特例。

副团长徐锐赶到河滩增援时,发现二排20多名官兵全部战死。两军官兵的遗体凌乱地散布在旷野上。这片河滩是当地老百姓的坟地,地上的草全部压平。战友们掩埋时边挖坑边哭。于是,老坟场上又多了许多新坟。

李作鹏将军言:辽西这一仗打得很惨烈,四十三军打掉了九个连队,每个连队只剩下七八个人,堵住了廖耀湘主力向沈阳撤退。电影《大决战》只写四十军胡家窝棚之战,而不写四十三军姚家窝棚之战,是不公平的。

李作鹏回忆言,在中央苏区自己曾任周恩来[注: 周恩来(1898年3月5日-1976年1月8日),字翔宇,曾用名飞飞、伍豪、少山、冠生等,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主要缔造者和领导人之一。]的机要员,甫上任,周恩来即交给他一保密本,上面写着“豪密”两个字,其时中央苏区最早与上海中央的电报来往均由其翻译。后来由伍修权翻译,李就去军委二局当参谋了。将军言,两案审判中说我当过伍修权的机要员,根本没那么回事。

林彪突然收不到廖耀湘司令部电台的信号大为疑惑不解。这时,廖耀湘又犯一个致命的错误,用明语在电台呼叫和调动部队。廖的呼叫全部在东北野战军的临听之中。他呼叫的电台在哪里,哪里就会受到攻击。

1948年,第四野战军南下。李作鹏率四十三军势如霹雳,威震南国,直捣广西,生擒白崇禧主力第三兵团司令官张淦于广西博白。李作鹏曰:“当时陶铸对我说,张淦被捉消息传来,林彪高兴得跳起来。”林彪向来严肃,不知跳起来是何动作?

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115师攻打山东梁山,歼灭日军一个中队。日军老羞成怒,组织五千余人汹涌反扑,时任师侦察科长的李作鹏奉命率一支小分队掩护主力撤退。突然阵前浓烟滚滚,奇臭难闻。李作鹏眼前一片模糊,泪流不止。战后,才知是日军施放了毒气弹,李作鹏一目失明。经陈光、罗荣桓批准,将军化装成生意人,独进北京[注: 北京有着三千余年的建城史和八百五十余年的建都史,最初见于记载的名字为“蓟”。民国时期,称北平。新中国成立后,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都,]治眼疾,在一家医院做了眼角膜移植手术,失败,右眼瞽也。余问将军:“北京不是被鬼子占领了,你还敢去?”将军笑答:“我一天到晚和鬼子打交道,我还怕他?”李作鹏言,战争年代戴墨镜的人很少,自己常成为敌人射击之重要目标。

林彪下达死命令:不要休息,不要睡觉,不要吃饭,哪里有廖耀湘的部队就往哪里打,哪里有枪声就往哪里打。直到把廖耀湘兵团彻底消灭为止。

解放海南岛,时任四十三军军长的李作鹏指挥部队渡海。部队乘帆船前进,中途风停,帆船无法前进。各部队纷纷请示:是否返回?将军当机立断:“用橹摇,用浆划,只许进,不许退,退者军法严处。”四十三军船队继续奋勇前进,顺利登岛。将军事后曰:“当时部队营以上才有电台,连以下各船根本无法联络,如何下命令返回?”人皆服之。

听枪声能知敌军主力方向 李作鹏好酒,有酒必喝,喝酒必醉。若无酒,骂人更甚。故部队若缴获酒,必先送将军。1946年夏,东野部队由四平败退至吉林舒兰。部队刚宿营,李作鹏即与苏静、何敬之等人摆酒豪饮。林彪见之,大怒,曰:“现在什么时候,你们还在醉生梦死!”曰:“部队搞得乱七八糟,你们也不心急!”曰:“电台还没架线,你们也不管!”言罢奋臂掀翻酒桌。李作鹏时任东北民主联军前方总部参谋处处长。

图片 3

李作鹏告余,林彪发那么大的火其实并不是针对喝酒。当时的实际情况是,参谋处有一侦察科长投敌了。他一投敌,我军的行动情况,敌人弄得一清二楚,我们退长春,敌人紧跟到长春,退吉林,敌人紧跟到吉林,林彪怎能不发火?自此林彪与将军不和。不久,将军调离总部,任一纵副司令兼参谋长,刘亚楼因此“横空出世”。

廖耀湘是在靠近锦州的一个名叫中安堡的小客栈被抓的。这个小客栈叫谢家饭店。店老板叫谢连方,他认为住进来的胖子有问题,于是向当地民兵赵队长汇报。胖子自称李德胜,跑买卖被乱军抢了财物。在押往解放军的路上,他把一个金镏子和金元宝给赵队长。赵队长觉悟不是一般的高,他没有见财起心,反而更认为胖子有问题。 廖耀湘一押到解放军驻地,就被一名“解放”战士认出来,“你不是廖耀湘?”

李作鹏酒瘾大,酒量也大。抗日战争胜利后某日,酒瘾发作,与警卫员苏烈四处寻酒,不得。其时,李作鹏将军夫人董其彩为卫生所所长,将军嘱苏烈取酒精,掺水两碗,与苏烈一人一碗,干杯尽饮之。将军饮后面不改色,并参加会议,而苏烈则大醉,睡一天一夜。

有西方专家称:“这是‘上帝之手’为东野部队送来的‘神来之笔’。”胡家窝棚战斗,不但使廖兵团陷入混乱,还让林彪十分准确地判明廖耀湘的位置,并制定围歼战计划。事实证明,此战至少缩短了战争时间,加快了廖兵团覆灭的进度。

李作鹏精明强干,指挥果断,火气来得快,脑子转得也快。1948年10月24日,李作鹏奉林彪令,率东野六纵由彰武、新立屯掉头南下,强行军向台安急进,以堵截廖耀湘兵团南逃营口。26日凌晨,将军率前指随四十六团前卫营跟进,达北宁线,于姚家窝棚遇敌。霎时,枪炮声大作。将军披大衣凝视片刻,遂下令停止前进,阻击正面之敌。当时接林彪来电:“继续前进,不要与敌纠缠。”李作鹏回电曰:“敌人主力于此,我们就在这里打。”并命令部队迅速抢占厉家窝棚车站、半拉门、姜屯一线。果如所料,廖耀湘已改变南出营口计划,决定东退沈阳,正遇将军阻击。此役,将军所部十六师及十八师,阻敌三个军之攻击,为辽沈战役全歼廖耀湘兵团立下首功。余问将军如何知敌之主力?将军笑答曰:“枪一响,便知之。杂牌部队没有这么猛烈的枪炮声!”李作鹏时任东野六纵副司令员兼十六师师长。

廖耀湘于1961年12月作为特赦战犯被释放,1968年12月2日因心脏病突发而逝世于北京。

是役,李作鹏设指挥所于某农家,披大衣坐炕上指挥。始闻枪声越打越激烈,人皆惊慌,将军纹丝不动。继炮弹落四周,震屋宇,将军亦不动。后闻马蹄声声,敌骑兵至,有人提议调部队增援,将军仍不露声色。忽闻三八一团一连阵地被敌突破,将军起立,曰:“速叫该营营长来,枪毙!”一营营长闻之,拼力夺回阵地,免死。石冠军曰:“辽西战役打了两天两夜,李作鹏将军两天两夜未眠,指挥若定,稳如泰山。”

本文由永利网址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1946年林彪为何事掀李作鹏酒桌,李作鹏谈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