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英文名,英国新出生小公主名字致敬三代人

对于主体性涣散到了生活的各个不同领域,工作、生活、虚拟空间中都有不一样“自我”的现代人来说,英文名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中国论文网 “每到春节,北上广的Mary、Vivian和David陆续回家,变成了翠花、大妮和二狗子。” 这是2016年年初网上流传的一个段子。近些年,中国人热爱起英文名这件事甚至成为了一种现象。且不论外企办公的白领们工位上的姓名牌有多少是英文的,现在的小朋友,尤其是国际学校的中国孩子,也人手一个英文名。 我们这一代人,中文名出现在各种证件档案中,网名成为我们在虚拟空间中的第一形象,而英文名则是工作场合或与“国际友人”交流的重要名片一一对于主体性涣散到了生活的各个不同领域,工作、生活、虚拟空间中都有不一样“自我”的现代人来说,英文名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起英文名,图个方便? 其实,也并不是只有中国人才会使用“英文名”。我的一个朋友来自波兰,她叫Katarzyna,其中zy这个发音是波兰特有的,为了避免拗口,她在我们课堂上都自称Kate。 着名球星罗伯特・莱万多夫斯基,很巧,也来自波兰。“罗伯特”并不是波兰语中常见的名字,更像是一个英文名。被问到为什么的时候,莱万说,自己的父母想让自己出人头地,好有一个在英语世界也能畅通无阻的名字――如此这般,听起来是否耳熟? 那好,我们来说中文。 从实际的角度来看,英文名相比中文名在国际场合中明显更容易发音。由于我们从小学习的汉语拼音是为了方便学习而创造的,并不是一种国际通行的音标系统,因此根据拼音读名字,时常会让外国人陷入一种“我要怎么开口”的迷惑状态中。比如q、x、z这种发音,在中文和英文系统中的读法不同,按照英文读中文这几个音的时候会让人有一种舌头打结、欲哭无泪的感觉。 再加上中文中有音调,即使拼写正确、被英美国家的人叫出来依然感觉“怪怪的”。 从中文到英文,隔了一整个语言世界,在英语世界里突兀地出现中文,的确会给人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这常常让爱“随大流”的中国人感到不安。 另外,在中国,常见姓氏的数量是一定的,而名字却因为汉字的随意组合无穷无尽,也就是说在中国姓少而名多。但在英美,名字的数量则相对有限,尤其是常见的英文名则更少,姓氏则具有更强的区分作用。因此在这个意义上,拥有一个大家都脍炙人口的英文名的确比较好记。 你为什么需要一个英文名? 但是,在自己名字好念、好记,也不会对外国人造成舌头打结的困扰的时候,为什么你还是起了一个英文名? 中国人常说,名不正则言不顺。的确,在开始英文名刚刚大量出现在中国的时候,这种安在每个中国人身上的新的称呼方式,恰恰象征着新的语言行为逻辑。 在工作中如果有大量涉外的业务,尤其是在外企的工作,中国工作人员的英文名就表示接受外国的、或者说国际通用的“游戏规则”。也就是说,不管你的中文名是翠花、二柱子还是狗蛋,在你被称为Vivian、David和Michael的工作场合,你都是外国工作标准的执行者。 甚至一些本土的公司,英文名也成为了标配。比如百度,李彦宏在上下员工口中都是以Robin的身份而存在,甚至连内部邮件地址也是这样。相比起来,“李总”“李董”这样的叫法,仿佛就有一种乡镇企业领导的既视感,这是追求“洋气”的国人所避之不及的。 而同样,在英语课堂上,为了保证更完整的语言环境,帮助学生获得对英语文化的理解和认同,英语老师也常常鼓励学生起英文名――这和老外学中文时起中文名是一样的道理。 所以说,英文名的确不只是一个新的称呼那么简单。更多时候,英文名也象征着人们在思维模式和言行举止上有意无意地向外国靠拢,一个新名字就像一种新身份,对行事方式有约规作用。 另一方面,正如前面所说,名字是我们与人交往的一张重要名片。但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中文名是由父母给予、几乎与生俱来的。因此在起中文名这件事上,我们根本早已丧失了“主动权”。而英文名则不同,无论请教老师、朋友,还是“自制”,我们在给自己找个英文名的时候多少都是有主动性的。因此对于一些人来说,英文名这张“名片”,根本也是一种“掌控自己人生”的彰显。 一种文化现象? 和中文名不同的是,常见英文名实在太“常见”,鄙视它们普通没个性的中国人于是走上了一套伟大的DIY之路。 一般说来,“普通”的英文名常常来自于英文课本和影视作品里人物的名字,或者是明星的名字。而DIY英文名的来源则相当广泛,不仅可以直接翻译中文名,还可以找与中文名发音相近的英文单词,还有人会选择自己喜欢的词,哪怕只是发音好听,词类活用什么的那都不是事儿。 何伟在《江城》里,就记录了不少诡异英文名的例子。比如有些同学会直接翻译中文名字,像“豪斯”和“诺斯”。还有个相当有自省精神的男生给自己起名“莱希”,因为自己很懒,“爱好就是睡觉”。 而对那些喜欢讨口彩,对字面意义有执念的中国人来说,不少吉祥如意的英文名也被创造出来,比如Strong、Happy等等。中国人对命名这件事如此认真投入,电影《山河故人》里有给儿子起名叫“到乐”,期待长大成人有很多“Dollar”这样的情节也特别值得理解了。 其实,英文名如果仅仅是奇怪,倒也无伤大雅。但如果因为不清楚外国的文化环境,起了一个“不太好”的英文名就比较尴尬了。不少吃货可能会从自己喜欢的食物中获取英文名的灵感,但无奈,当你叫“Banana”或者“Cherry”的时候,可能会有人打量你,看看你是不是来自某个红灯区,或是那儿的常客。 没错,这些食物名词虽然看起来可口,却有浓浓的性影射含义。由于一些食物的材质、外观、口感甚至吃它们的动作都会会激起人们的一系列联想,这种性影射常常会被用在外国的俚语或者诗歌中。所以,不少具有性影射的词就会是红灯区的“服务人员”起“花名”时的首选。 而事实上,英语国家的人在给自己的孩子起名字时,却相当传统,甚至“保守”。例如起名结果引起全英国人的关注,甚至有博彩公司为此下注的英国小公主、威廉与凯特的女儿夏洛特公主,她的名字就是“传统起名法”的佳印证。小公主全名夏洛特・伊丽莎白・戴安娜(CharlotteElizabeth Diana)。其中,“夏洛特”是爷爷的名字查尔斯的女性对应名,同时也是公主的姨妈、凯特王妃的妹妹的中间名。而“伊丽莎白”则无需赘述,除了致敬自己的曾祖母、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伊丽莎白”还是凯特王妃及她的母亲的中间名。后毫无疑问,“戴安娜”是为了纪念小公主的奶奶,已故的戴安娜王妃。 其实,这种“把祖祖辈辈穿在身上”一般的起名方式不仅仅在王室中通行,普通百姓在起名时也时常会借用祖辈或先人的名字。另外,对不少普通人来说,自己重要的朋友、或者自己特别喜爱的明星、甚至影视文学作品中的人物名,也都可以成为给孩子起名的灵感来源。也就是说,不管怎�樱�他们在起名时总是遵循着既有的轨迹,而很多时候,英文名还带有纪念、致敬、表达情感和尊重传统的情感在其中。 因此,中国人在起英文名时并没有如此深厚久远的起名文化传统,也难怪不少老外在听到中国人介绍自己DIY出来的光怪陆离的英文名之后会愣神半天。而为了帮中国人起个合适靠谱的英文名,避免出现一些为了标新立异而过于奇怪甚至有损形象的英文名,有些外国人也是操碎了心。比如一位来自英国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博・杰瑟普就创办了一个名叫“SpeeialName”的网站,专门为中国人起英文名,网站在半年内就赚了快五万英镑。

图片 1

真正的该不该用英文名的问题,发生在和外国人交往时。很多中国人会选择一个英文名来做自我介绍,而另一些人则情愿不赶时髦,保持自己的「中国味」。无论如何,想要在英文环境中与他人交流,我们就必须用某种方法赋予自己一个英文中的称呼,就像编程时要先定义变量一样。据笔者观察,中国人给自己赋予「英文中的称呼」的方法,主要有以下三种:

图片 2 加入留学圈 征稿启事

高中时,参加我们当地的英语角活动时,我记得一个小学生很骄傲地说他的英文名叫Mike,我那时就在想,什么时候我们也能骄傲的跟外国人说我们自己的中文名字。

3. 汉语拼音

用汉语拼音起名最大的优点就是大家都会。现在可能还有一部分中老年人没有系统学过它(受以前教育条件限制),但随着义务教育的推进,它在中国内地的普及度会逐渐接近百分之百;而所有学过汉语拼音的人,都可以把任何其会读的汉字转换成准确无误的汉语拼音。这种统一性和简易性无疑会为政府工作、商务交往、旅游出行等等的中外交流带来极大的便利。

时至今日,汉语拼音的官方正统地位已经无可辩驳。绝大多数人「法律上的英文名」——护照上的 “English Name” 一栏——都是中文名的汉语拼音(当然,有需要的可以通过申请加注自己的「英文名」,比如把 Ma Yun 变成 Jack Ma)。并且,汉语拼音因其隐含的「自主性」(发明者为周有光先生),已成为民族主义意义上的「政治正确」的拼音。

汉语拼音的缺点也很明显:没学过的外国人很容易读错或者读不出来。我发现这里可以对比的是日文的罗马音。日本的公司、产品很多都会直接起英文名,然后再用片假名翻回日文成为其日文名(比如 SONY→ソニー),但除此之外的大多数,还是直接把日文里既有的名字的罗马音直接作为英文名(比如 本田→Honda)。日文的罗马音进入英文比较早,海啸(tsunami)、禅(zen)这些词也早已深入人心,成为英语的一部分。这除了日本较早「走向世界」,与日语的发音相对简单也是分不开的。即便算上拗音、长音、促音等,日文的发音仍然相当有限。相比之下,中文鼻音还要分个前后、舌音还要分个平翘,发音变化实在是复杂太多了(当然这也是同样的内容用中文表达要简洁得多的原因)。给没有见过 “Honda” 的英语母语者读这个词,他也能靠猜把这个词读个大概;但 “Bentian”这个拼音,光 “ian” 这个音节怎么读就够猜半天了。

中国人姓在前而英美人姓在后的问题由来已久,但在我看来,中国人为此故意把自己的姓和名的拼音反过来写就有些削足适履了。现在的主流手机系统已经很完美地适配了中文用户的使用习惯,当使用的语言是中文时,通讯录里的名字既不会把姓放在名后面,也不会在中间加上一个多余的空格(而在几年前你存一个「张二狗」的名字进去,通讯录里面还会显示「二狗 张」)。我认为,随着中国越来越成为世界的重要一部,我们中国人姓名的规律也会作为一个常识为更多外国人所知晓——就像我们知道英美人的前中后三个名字分别是什么样的由来一样。大家都知道 “President Xi Jinping” 的简略形式是 “President Xi”,已经很少有人会犯 “President Jinping” 的错误了。我们大可以按中文姓名的顺序写自己的名字。

说到这里我有一个小小的建议,就是我们中国人的双字名在变成拼音的时候,不妨把第二字的拼音首字母也大写。比如 “Xi Jinping”,完全可以拼成 “Xi JinPing”。这一方面清楚地表示了姓和名的分界,同时也清楚地显示出其名是两个字。并且,英文名字里本来就不乏单个词里两度大写的例子,比如非常常见的 “Mc-” 前缀(比如 McKinsey、McCormick),表示的是「—之子」;又如 “O’-” 前缀(比如 O’Neill)等。

这看起来没什么用,但可以解决部分误读问题。比如前几天很多人转的那篇关于哥伦比亚大学中国学生被撕名牌事件的文章,里面就有一位同学叙述遭遇时说自己的名是「盛悦」,汉语拼音是 “Shengyue”,但连在一起总被教授误以为是 “Shen-Gyue”,后一个音节读出来「像一只青蛙被轮胎碾过的叫声」,非常难听。如果拼成 “ShengYue”,我想那位教授即便读不标准,也不至于把两个音节的分界弄错了。

我的一个同学的中文名字是兰兰,她就根据自己中文名字的发音造了一个英文名Lanna。另一个同学老王,她喜欢港剧里一个女角色,就叫了她的英文名Becky,不过那时其实老王是喜欢她的中文名,这也许就是另一种形式的“爱屋及乌”吧。

2. 威妥玛拼音

曾有人把威妥玛拼音跟我表述为「那种很装逼的拼音」和「英文的拼音」,其实这就是个英国人发明的「汉语拼音」。因为是英国人自己编的,所以相对汉语拼音还是更符合英语母语者的发音习惯,更加「用户友好」的。现在港澳台和海外华人用这一套拼音的仍是大多数。

但是,中文的发音和英文的发音仍有巨大的差别,以至于一些音即便用威妥玛拼出来,一般的外国人仍然难以读出。比如香港很常见的「伍」姓,在广东话里要抿着嘴用鼻子发音,拼写成 “Ng”(看起来像某种化学元素的符号)。我在香港上课时,外国老师每每看到这个 “Ng”,还是抓耳挠腮不敢读。

现在微信里也有朋友用自己名字的威妥玛拼音作为昵称,数量还不少。个人觉得稍显尴尬,因为交流便利不如直接起英文名,而正式程度又不如汉语拼音。当然,这是个人喜好。

我还想说的是,现代中国用汉语拼音全面取代威妥玛拼音无可厚非,但把威妥玛拼音妖魔化为「帝国主义给我们取的名字」、把用威妥玛拼音的人一概说成是「崇洋媚外」也不公允。北大清华不是到现在还叫 “PKU” 和 “THU”,而不是 “BJU” 和 “QHU” 吗?归根到底,英文不是我们的语言。

(当然,话说回来,作为世界语言,英语也不只是英美加澳的。)

戴安娜王妃曾在伦敦圣玛丽医院诞下威廉王子,如今威廉之妻凯特王妃则在同一家医院产下小公主夏洛特。当凯特王妃怀抱小公主首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不少人一眼认出凯特佩戴着一枚曾经属于戴安娜的戒指。(杨舒怡)

也许是慢慢熟悉了还是怎么的,我的美国同学们从叫我的日语昵称到叫我的中文名了。就这样,我发现自己很喜欢听别人叫我的中文名字,这比英文名听起来棒多了。那种感觉很难形容,就好像我是独一无二的。

1. 直接取一个 “English name”

这似乎是大多数人的选择。一个纯正的「英文」名能让你显得更平易更友好,方便了和外国朋友的交流。并且,取英文名一般只是换「名」(first name),在正式场合管你叫「Ms/Mr Xxx」时,还是叫那个中文的姓,也可以说并没有「全盘西化」,「把根留住」了。

不过,如果英文名的使用到了代替本来中文名的地步,在我看来就有点过了。香港人一直很习惯这样,似乎英文名才是第一位,中文名反而很少用到;现在内地很多大公司大组织内部也有这个趋势。有些人会说,随着「国际化」程度的加深,跨国企业工作语言变为英语,相互称呼英文名也变成一种规范和方便做法——但是,既然你可以在英文的工作语言与中文的生活语言之间自如切换,为什么不能在工作场合的英文名和本来的中文名之间及时切换呢?

英文名的滥用固然与全球化有关,但后殖民地心态也是很大的原因。我真的觉得,中国人之间,还是以中文名互相称呼的好。

英国媒体评论,小公主的名字向包括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在内的多名长辈致敬,充分照顾到了曾祖母、祖父母、外祖母、小姨甚至还有表姑的“感情需求”,可谓八面玲珑,令人叹服!

大三那年在美国交换学习,我的美国室友问我的名字,那时我的回答是,你随便叫我什么都行,怎么方便怎么叫。那时因为国内大学的要求,虽然在美国,我也有修日语课。日语课上,来自东京的老师用英语教我和美国同学日语。

我们这辈人几乎都有英文名,无论用不用得上。我猜大多数人的第一个英文名,和我一样,是小学老师随便给的。后来,网名——QQ 昵称、微信昵称等,成了中国人常常使用「英文名」的地方——它可能是一个使用者心仪的单词,电影里的角色,或者喜欢的歌手的名字。尽管如此,它更多的是一个网名,一个和头像一样来表达个性的东西,而不是用来被称呼的「名字」——你点开微信上那个叫 “Kevin” 的家伙的头像时,还是喊他「小凯」,而不是 “Kevin”。

在有关小公主名字的赌局中,“夏洛特”排名一直靠前。小公主的名字敲定后,不少博彩公司开始大笔赔钱。

工作以后,我读了芮成钢的《三十而立》,里面提到了他对英文名字和中文名字的态度。可以说,我和他的想法是一样的,而他在书里对保留我们中文名字的推崇态度又进一步地影响了我。我对自己的中文名甚至到了一种坚决守护的态度。

点赞派:

之前有人留言说起个英文名特别难,所以就想来写一篇文章说一说这件事。我的第一个英文名是在大学第一堂英文课后起的。课间只有十分钟,我就在牛津英语字典最后英文名字的列表里找。

中国网友:“‘夏洛特·伊丽莎白·黛安娜’这名字等于‘我·我太奶奶·我奶奶’。”

之前当英语老师,有学生就很苦恼地问我,老师我怎么都找不到一个好的英文名,我最后给他们的建议就是,你的中文名很好听啊,找不到就不要找啦。

微笑着赔钱

第三,不要叫不是很正常的,比如用水果之类的单词,这也是之前听说过的。还有,就是可以找与自己中文名字发音相近的。

英国《每日邮报》分析说,自17世纪以来,英国多位公主取名“夏洛特”,这个名字既有历史韵味,又有女性温柔美的内涵,是相当合宜的选择。

我的第二份工作每个人都叫别人的英文名,但其实那时候我对自己的英文名没那么爱了。Jan的发音在英文里是嘴巴张得最大的那个元音,可是大部分人会以为我是叫Jane,这个名字的发音与中文的ei音差不多。后来,又发生了一件因为错把我的英文名和另一个人的Jane这个名字搞错的事情,我终于下定决心不再用Jan。所以,我成了我们那儿唯一一个叫中文名的人。

网友热议

第四点,有些名字是从前年代比较流行的,或者说叫那些名字的都是年纪比较大的人。所以,起名以前可以问问外国友人这个名字会不会听起来有点老。

戴安娜王妃的弟弟查尔斯·斯潘塞欣闻此事,激动地称赞小公主的名字“非常完美”。有趣的是,斯潘塞的两岁女儿、也就是小公主的表姑,名叫夏洛特·黛安娜。

首先要跟你的名字有一种connection吧,就是有感觉。现在,我与我的新的英文名也还处在“感情磨合期”。

网友sarahhyland:“虽然这个名字好女性化,但是我还是忍不住说,这个名字是完美的!”

P.S大家对英文名有什么看法,欢迎与我交流

图片 3 “伊丽莎白”是英国女王的名字,小公主的名字向曾祖母伊丽莎白女王表达了敬意。图片 4戴安娜 英国媒体分析,小公主起名“黛安娜”,显示了母亲戴安娜在威廉王子心中的位置无可取代。图为戴安娜与儿时的威廉。(资料图)

还有一件事也发生在英语角。那也是我第一次和一个外国人聊天,最后我介绍了自己的中文名,然后说:"Sorry, I don't have an English name." 现在想想,也不知道有什么好sorry的,中国人叫中国名字不是很正常的吗?没人规定学英语就要英文名。

另外,“夏洛特”与凯特的母亲“卡萝尔”也是同源词,令小公主与外祖母也多了一份亲近。更巧的是,凯特的妹妹皮帕名字中也包含“夏洛特”,小公主与这位小姨也多了一份联结。

其次,我个人喜欢有意义的名字。可以在网上查查一些名字的渊源和含义。

海外趣闻
荷兰小学生:生宝宝像生保龄球 耶鲁女生卖雪糕

Hermione.jpg

英国威廉王子夫妇居住的肯辛顿王宫4日发布声明,揭晓两天前出生的小公主名字:夏洛特·伊丽莎白·黛安娜。

回到英语角的那件事,我介绍完自己后,那个外国人就说,没事啊,姚明也没有英文名!当时的我,茅塞顿开。后来,很多次上课的时候我都跟学生开玩笑,我没有英文名,因为厉害的人都没有英文名,比如姚明、杨澜……

“戴安娜”地位无可取替

当时第一个念头是我喜欢简单,要不就选这个——Jan。Jan的中文发音是“简”,我自己把它理解为简单。后来,发现Jan在英文里是一月的缩写,我是一月生的,Jan正配我呢!

(宗禾)

名字长短应该不是很重要,如果这个人足够重要,我想你无论如何都会记住的吧!我迄今为止最喜欢的一个外国作家的全名也很长,可是我记得清清楚楚,她来自加拿大,她叫露西·莫德·蒙哥马利。

美国到底认不认中国硕士 失败牛津面试收获啥

最后,如果你实在找不到一个很心怡的英文名的话,就让外国人叫你的中文名吧!如果名字有含义的话,介绍自己的中文名时还可以说一说自己名字的意义,这其实也是传播中国文化的一部分呢!

“剑桥公爵和公爵夫人欣喜地宣布,他们给女儿取名夏洛特·伊丽莎白·黛安娜。这个孩子将被称为夏洛特·伊丽莎白·黛安娜公主殿下。”声明说。

有人会说,中文名字不方便外国人叫,可是真的不方便吗?就在昨天,朋友Chris就跟我推荐村上春树,他说的是村上春树的日文名Murakami Haruki。一番描述后,我心里就想着是不是村上春树,结果一查,果真是。想想我们中国人的姓和名加起来一般是两个字或者三个字,就算读音要练习,那也不至于难到哪里去。

英国最大的博彩公司立博集团发言人杰西卡·布里奇表示:“过去的这个周末里,‘夏洛特’一直是热门选择。我们或许会赔掉一笔巨款,但我们是带着微笑赔钱。”“我们向剑桥公爵和公爵夫人表达最衷心的祝愿。”布里奇说。

还有一点,我认为名字也有性格。叫同一个名字的人会很像,比如Jane都很书卷气,David都是很实在的挺好的人,叫Emma很有聪慧。这样的感觉,也是通过不断和外国人接触得出来的,不全然是这样,但觉得这是个很有趣的事。

吐槽派:

总之,如果是你取英文名的话,我觉得——

英国演艺明星夏洛特·克罗斯比:“太棒了!太棒了!太棒了!这个名字太棒了!威廉王子夫妇真有眼光!”

现在,我又有了一个英文名,原因是如今的外国同事也有中文名。我想,那好,公平起见,我也取个英文名吧。学习英语这些年来,我越来越发现,无论取中文还是英文名,感觉最重要。《老友记》里Rachel给自己孩子取名时,就发现叫其他名字都不适合,只有叫孩子Emma时觉得那孩子就应该是个“Emma”。这就是感觉。

消息传出,英国民众纷纷点赞。不少人至今缅怀威廉王子已逝母亲戴安娜,对小公主在名字中向祖母戴安娜“致敬”表示欣慰。

斯潘塞在“推特”微博上打趣道,“我两岁的夏洛特·黛安娜将为亲戚之间共享名字而欣喜万分。在她这个年纪,她以为全世界都是围绕自己转。”

一个名字八面玲珑

留学快讯
剑桥学霸纵酒狂欢(图) 趁年轻谈场优质异国恋

小公主的名字一经公布,网络上的讨论也都炸开了锅,绝大多数网友纷纷点赞公主的名字,称“这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名字”。

在英语中,“夏洛特”与“查尔斯”为同源词,分别用于女名和男名。小公主取名夏洛特,显然是向英国王储、祖父查尔斯致敬。

“伊丽莎白”是英国女王的名字,而凯特之母卡萝尔的名字中也包含“伊丽莎白”。这样一来,小公主的名字便同时向曾祖母伊丽莎白女王和外祖母卡萝尔表达敬意。

遗憾派:

博彩公司:

英国超模卡拉·迪瓦伊:“小公主应该叫爱丽丝,这样一来我就赌对了……”

世界最辣汉堡 5月17国际学校择校展免费参加

本文由永利网址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我的英文名,英国新出生小公主名字致敬三代人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